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

从空门到教堂



图文转载自:基 督徒生话网

信仰基督前,我是个出家的尼师,在佛教界有二十三年。

二十五年前,那是在大学念书的时期,虽然读的是外文系,却常跑图书馆借些哲学书籍;因为我在大学联招填选志愿原是「辅大哲学系」,虽然分数足够,但因 女生名额有限,所以就改分发至「东吴外文系」,为了满足这样的心愿,只好自修哲学来补足。

当时诸如外国古典名著──柏拉图、苏格拉底、亚里斯多德、希腊神话、荷马史诗、但丁神曲、浮士德游地狱,乃至近代存在主义哲学、尼采、叔本华等,我都 相当有兴趣,而且我对中国老子「清净无为」的道家思想也有莫名的欣赏。但是心灵上还是空虚莫名。曾经也想参加学校的「基督徒团契」,但不得其门而入。在学 校毕业后第二年,偶然与一群爱好写作的朋友到花莲旅游,来到一座佛寺;当晚就在声声的佛号中深受感动,泪水直流,似有归家的感觉,于是出家的念头油然而 生,当时认定了我要寻找的人生就在这里。

二十六至四十九岁,是人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,我却在出家的日子中耗掉了。而出家生活并没有想像中的「清净」,反而更忙,更有做不完的事,过的也是一种 不能免俗或更虚伪的生活,承受了超过体能的负荷,与精神的摧残。

二十三年出家的日子,前五年是「劳工」阶段,接着离开了「剃度」的地方,在某一「佛教会」担任秘书工作五年,随后便有机缘在佛学院担任教职与行政职 事。其后的十三年还算差强人意,略能发挥所学,而且也因专职之故,才有较多的时间致力于佛法经藏的钻研;虽然还是忙,但比起之前的劳苦,还算平顺也得到人 的一点尊严。

生活虽然诸多劳苦,但生命最大的冲击,及至今天改变宗教信仰的导火线当可追溯到一九九六年十一月,我当时正在台中慈善佛学院任职教务长,却平白无故的 被卷进一桩轰动全台佛教界的大丑闻里,至此可算是历经了人生的惊涛骇浪,看尽了人性种种的丑恶,对人的软弱虚伪,真是倍感痛心,更可叹的是自己也轧上一 角,虽不是最重要的主角,却可算是举足轻重的配角,那时的心境真是恶劣到极点;想想自己一生──从一个纯洁的大学生,原本以为「佛门」是最清净的乐土;打 从出家至今,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自己──「力争上游」;而到如今,却落得这样的角色──生命硬是「一块白布染成了黑布。」我好伤痛,我怀疑自己是否还有活 下去的勇气?

这种绝望的心情曾经请教过教会牧师,他教我翻看圣经罗马书七章:18-19节,保罗说:

「我也知道在我里头,就是我肉体之中,没有良善。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 我。故此,我所愿意的善,我反不做;我所不愿意的恶,我倒去做。」

这段话,对我而言,真是心有戚戚焉;我又明白如罗马书七章:21-25节所说:

「我觉得有个律,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便有恶与我同在。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,我是喜 欢上帝的律;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,和我心中的律交战,把我掳去,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行为的律。我真是苦啊!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?感谢上帝! 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。这样看来,我以内心顺服上帝的律;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。」

太妙了!保罗真是有智慧啊!这段圣经的话真把我释放出来;人全凭自己,实在不行。在佛教界,一意信靠自己努力修行,但结果却是一次次尝受失败与挫折, 难怪要说:「道高一尺、魔高一丈」。却不知这样的争战要到何时方能止息。一般人都说宗教──「皆是劝人为善」,但是不要光说不练,如果您真是去做,才能体 会个中的酸甜苦辣;过去佛教徒也曾向我诉苦,提出种种的抱怨,后来自己也尝受了类似的辛苦、疲累,也同样不知如何是好;现在在罗马书里保罗的话是最好的答 案;宗教虽是劝人为善,但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才能得到信靠、拯救与保守。

因为在罗马书八章:1-4节说了:

「如今,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,就不定罪了。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, 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。律法既因肉体软弱,有所不能行的,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,作了赎罪祭,在肉体中定了罪案,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 从肉体,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。」

接续前面的记事,我在一九九七年九月三日,第一次到美国,落脚在纽约Flushing 的佛教精舍;是在六月离开佛学院后,再度叫自己燃起希望,接受美东一位老和尚的邀请,计画在美国兴办一所佛学院。老和尚首先聘请我当副院长,让我为他策划 佛学院的事宜,双方几经洽谈、却一再让我失望;「廉价劳工」四个字在我脑海中不断盘绕,为了不愿做违背良心的事,我彻底醒了。决定离开佛教界;不想再背负 这么大的重担;而且也背不起了。

对佛教界的失望,让我对佛法再做了一次的省思;当初出家,向往的是清净无为的洒脱,以为从此努力向道,必然可以成佛成圣,可是多年的奉献,换得的是 「多做多错,少做少错,不做不错」的退缩与消极。于是有人劝我还是「老实念佛」吧!

「佛说阿弥陀经」有一句说:「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」。所以要蒙阿弥陀佛接引,您必须整日竟夜不停地念佛,甚至最好睡觉时也持续在念。我也照 着做,梦中虽有瑞象,但在现实生活中,仍然还是经历了许多的挫败与罪恶,我的努力与罪在交叉运行着。虽是「良心」战胜了,可是却得从「世界的舞台」退落下 来,让我承受极度的疲累,身心交瘁,几乎要死,这样的痛苦,只有圣经上的保罗明白。「悲观的念头」吞噬着我,让我没有活下去的勇气;感觉活得越久,造的、 看的罪越多,活着简直是一无是处。

感谢上帝,十月的时候和以前大学最要好的同学联系上,感谢她带我上教会。第一次到新城教会听牧师讲道;牧师一再以自己为例,大谈人的罪性、缺失,这样 的说辞颇让我惊讶,和佛教法师开示所表现的「自我标榜」和带权威口气的教示迥然不同。第二堂查经讨论,第一句「因信称义」让我深深感动,使已经心灰意冷的 我似乎又燃起生命的光和希望,又提到「圣灵感动」更觉心动不已。

于是我心中开始有了对不同宗教取舍的挣扎。唯恐自己真会背叛原先的佛学信仰,还跑去一位弟兄家里斩钉截铁地对他说:「二十三年的佛法薰习,现在要我改 变信仰,去信耶稣基督,那是不可能的。」言犹在耳,就在两、三天后,第二次上新城教会竟莫名其妙地上台分享见证,不知怎地,我对大家说:「经上说,我在众 人面前认了耶稣,耶稣也必在天父面前认了我。」

约略有看过这段经文的印象,却不记得出自何章节。奇妙的是,在我说完这句话后,才坚定了我信上帝的决心;于是心急地希望能受洗、信上帝。今后重活的是 一个新造的我、新的生命。感谢上帝,人生半百,得获重生,有什么会比这更教人喜乐的呢?

之前,有人劝我说:「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?代价付出是不是太高了?」是吗?我也曾思考过;目前在佛教界虽然能「安居乐业」,但那是我当初所要的吗?难 道原地不动,就安全了吗?这不是「鸵鸟」的行为吗?「追求真理」是我一生唯一的目标,这一点是我永不会动摇的坚持;「我追求真理,真理必迎向我」。而如今 认识了:

「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。」

由于长期在佛教界,为了持有一位法师应有的庄严,并与信徒保持相当的距离,使得这颗心变得非常冷漠。现今面对一群很有爱心的弟兄姊妹,常觉格格不入; 思想起来,不免啜泣。夜里,忍不住哭诉道:「上帝啊!我不快乐,虽然你爱我,主内弟兄姊妹爱我,但是我却不能爱你、爱人,不是我不愿意,实在是因为我没有 爱;我没有;既然没有,我总不能欺骗你假装说有。」

一瞬间,在我眼前出现了这样的景象:一座干裂的枯井,从底部渗出水来,而后水满溢出了井口;此时的我,心中顿觉满了喜悦,轻快。我懂了;原来是上帝给 我的爱满溢出来,所以我才能爱 他、爱人。之前我之所以没感觉,是因为过去二十三年来将「爱」压抑、剥削,让自己如久旱的干地,所以现今只知把别人的爱尽 吸净光。唯有上帝的大爱才能把爱满溢出来。

「哦!感谢主,我爱你,我也要开始能去爱更多的人。有上帝,生命真是充满了活力。」

经由纽泽西若歌教会牧师们的热心安排,以及纽约新城教会的资助,今年一月六日我来到加州康邵的基督工人神学院就读;经过一学期的造就;培育了属灵的功 课,增强自己对上帝的顺服,藉圣经的话语,更有了信靠上帝的确据。我们的上帝是「自有永有」、「昔在今在永在」胜过一切的神。犹记得当初刚信耶稣时,思及 要去面对台湾过去的佛教信徒,心中难免有些胆怯,有如耶利米对主说的:

「主耶和华啊!我不知怎样,因为我是年幼的。」

但是,现在我能坚强壮胆起来,因为:

「靠着爱我们的主,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,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、是天使、是 掌权的、是有能的、是现在的事、是将来的事、是高处的、是低处的,是别的受造之物,都不能叫我与上帝的爱隔绝,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。」--罗马书八章:37-39节

基督教义说是 「神」开启,创造了人类及其生命;而佛法说「三界唯心,万法唯识」,一切唯心所造,因缘和合、唯识所变现,无始无终。这两者有着迥然不 同的「人生思辩」。过去二十三年在佛学里的「心法功课」,今日,若不是上帝把我提升出来,我可能还在那个《华严经》的「帝网天珠」里「重重无尽」地「乐此 不疲」或「安居乐业」。

这世间是无常的,充满着苦难;佛法的「阿含经」佛陀教导弟子们要时时观照「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」,弟子们做了这样的功课,有导致厌世而自杀的例子。

圣经传道书对世事的看待是:

「虚空的虚空,凡事都是虚空。」

「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做的一切事,乃知上帝叫世人所经练的,是极重的劳苦。」

是的,普世的经历,人多半会有共同的历练和体认,所不同的,在于你如何处理。圣经上说:

「我将这一切事放在心上,详细考究,就知道义人和智慧人,并他们的做为,都在上帝手中;或是爱,或是恨,都在他们的前面,人不能知道。」

「人活多年,就当快乐多年;然而也当想到黑暗的日子,因为这日子必多,所要来的都是虚 空。」

「所以你当从心中除掉愁烦,从肉体克去邪恶,因为一生的开端和年幼之时,都是虚空。」

「这些事都已听见了。总意就是敬畏神,谨守他的诫命,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。因为人所做的事,连一切隐藏的事,无论是善是恶,神都必审问。」


面对一群佛教徒,为我,他(她)们深表惋惜,甚至希望我能回心转意;不当「师父」当他们的「老师」也行。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为我是多么喜乐地在  耶稣基督里得到真正的平安、喜乐。

「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,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,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,他使我 的灵魂苏醒,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。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为你与我同在,你的杖、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在我敌人面前,你为我摆设筵席;你 用油膏了我的头,使我的福杯满溢。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,我且要住在 耶和华的殿中,直到永远。」--诗篇廿三篇

佛教的「修行」为的是──「了生脱死」。用「厌离心」、真能解脱而「离苦得乐」?却只是无端地产生对生命的消极。而信靠 耶稣基督,人生的道路有真正 「盼望」,因为:

「基督若在你们心里,身体就因罪而死,心灵却因义而活。然而,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,那叫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的,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 里的圣灵,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。」--罗马书八章:10-11节

哦!赞美上帝、感谢上帝。孩子的身、心、命要全仰望在天父的保守里,是的,我并且愿意,满心欢喜见证这美善的福音:

「凡我所行的,都是为福音的缘故,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。」--哥林多前书九章:23节

感谢上帝,阿们!

13 comments:

bLuRbLuR

姐姐, 这篇文章很适合我用, 谢谢。

逍遥子 Odysseus

空即是色,,,,,

cindy

多谢分享。。。

恩雅

小恩读大学时和一个佛教的比丘尼(正觉法师)同寝室好几年。
2人是最好的朋友。
和尚念经,小女祈祷,互不影响。有一年春天我天天用玫瑰经祈祷,正觉事后告诉我,那一段时间她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老回答AMEN,阿门,她说:”你们的天主是存在的。但是我想,世人不同,需要不同的方法度他。但宗教的最终都会走到一起。”我想她的话有道理。
她佩服小恩是坚定的天主教徒,她说如果我还没信耶稣也许她已经化我出家了,呵呵呵呵,幸好啊。。。。。

恩雅

以上那位姐妹我想基督教更合适她。
但我不同意她‘劳工’的说法。六祖惠能在厨房里当差。印度的德兰修女简直就是穷人们的用人。
人不论从事什么工作特别是这种服务性质的工作,如果看不到我们工作后面的意义,总会不满足。

恩雅

但基督教和佛教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,佛教强调人的自救性,而我们强调天主的救赎。
我自己的看法是因着人的软弱,有些人靠自己根本行不通,那你为什么不依靠天主?天主的爱是白给的,如圣女小德兰说:“天主的爱是升天的电梯,我不需要大,强壮,相反越小越好,好让天主的爱完全施行在我身上。”
小德兰又说:“如果地狱里没有人爱天主。就让我在那里吧,这样,在地狱里还有一个灵魂在爱天主。”
这和佛陀的:‘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’的话很相似呢。

恩雅

天主教梵二会议后观点解放很多,很多教父在天主教传统的灵修方式上借鉴了东方静观的灵修方式。教会送了很多神父和修女去日本的寺庙学习禅。(而证严法师同样受天主教的启发)
小恩是世界默想(MEDITATION GROUP)会的成员。该会的会长是英国本笃会的神父FR Freeman。神父同时也是牛津大学的教授。
Freeman神父和中国很不喜欢的一个和尚常在一起祈祷。
哈哈,有趣。

恩雅

对于恩雅来说,一切智慧皆来自圣灵,没有什么顾忌,相反要好好利用才行。

恩雅

‘但宗教的最终都会走到一起。’意思是天主只有一个,宗教的目的也只有一个。

逍遥子 Odysseus

恩雅,

说最终所有宗教走在一起,同一个目标,是我执的入了魔瘴,,,,,

佛说,我空,法空,,,,又怎么和天主,和基督有同样终极目的?

你应该多学习不同的信仰,不应该总是搞世界大同,,,哈哈

诗艳

bLuRbLuR,
cindy,
愿你们平安!

恩雅,
逍遥子,
哈哈!你们吓我一跳!我家怎么忽然那样热闹?我在忙收拾,你们好好聊吧!
小恩,逍遥兄的佛学造诣,其实蛮深厚的。这次我同意他所言,基督教其实并不认同世界大同。
佛教讲自救,我们却需要基督来救赎。
耶稣说:我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;若不藉著我,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。
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回到天父那里去。我们相信没有一个人可以自救,也没有另外一条道路可以通往天国。我们相信我们必须信靠基督才能到天父那里去。
佛教的终极目标是什么?佛教的道路又是什么?诗艳才疏学浅,,惟有请逍遥兄来解说。。

绿禾

谢谢分享好文章!

恩雅

菲律宾是亚洲唯一的天主教国家,也是东南亚唯一不排华的地方。华人在这里从来不是2等公民,不会有印尼和马来西亚华人的情景。
我想这归功于天主教主流思想的影响,他们懂宽容也懂尊重,不但懂而且实行。

至于懂多少,不如学会懂得宽容和欣赏,这个世界会太平许多。
懂得越多心越窄,连爱的能力和包容的能力都缺乏。我们要学的只有一个,所有的宗教教导的也只有一个:
平等,自由,爱!

Blogger template 'WateryWall'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