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4月29日星期四

生命的歌

今天风好大好大,在门户紧闭的房子里,冷风的呼啸仍清晰可闻。风,吹不动躲在温暖窝的我,却吹得我心好冷好冰。相隔不到半年,诗艳失去了2位同学;短短3年之内,3位大学先修班同班同学先后离开了我们。先是陈宏明(前排左一),后是陈文明(前排右三)。。



很遗憾,毕业之后各分西东,为事业为家庭各自忙与盲,不知不觉和许多同学失了联络。后来,虽然在Facebook遇见好些同学,却没有遇见她。。昨天,却收到同学的讯息,一个坏消息。顾蕙心(二排左三),中一到大学先修班的同班同学,北方大学同甘共苦的同学,前天过世了。看到这消息,真的不知所措,很懊恼不曾关心她。现在,说什么已经来不及。。蕙心,愿你安息!



人生短短几十年,今日不知明日事。已经失去的,无法再追悔。。活着的,让我们珍惜生命,珍惜每一天珍惜彼此,彼此相爱彼此勉励,手牵手活出生命的色彩。



bLuRbLuR,
姐姐知道你活得很痛苦;路虽难走,姐姐希望你能够坚强的走下去。你答应过姐姐,要唱歌给姐姐听,你愿意唱这首《生命的歌》给姐姐听吗?

2010年4月27日星期二

初恋红豆冰

最近,大马娱乐圈的热门话题是什么?初恋?红豆冰?还是《初恋红豆冰》?今天,第一次用Google talk和网友聊天,清晰得令我惊奇。她要求诗艳唱歌给她听,诗艳性情害羞,那会轻易开口献丑。聊呀聊的,她说有人为她唱情歌。。《初恋红豆冰》主题曲《纯文艺恋爱》,一首我曾经很熟悉的歌曲。



听着这首歌曲,我的思绪也随着歌曲回到当年。诗艳不喜甜食,对红豆冰其实没有特别感觉。少女情怀总是诗,诗艳的初恋,虽然好像没有红豆冰,却好像阿牛所说的:有如红豆冰,甜甜的,又冰又凉,吃起来很爽,冷到嘴都痛了。。我喜欢他,他喜欢她,她喜欢他;他喜欢我,她喜欢他;他喜欢我,他也喜欢我,乱七八糟的。。结果就有如红豆冰,还来不及继续品尝,已经溶化了。。我不知道,这算不算我的初恋,但是我永远忘不了。



阿牛首部执导电影《初恋红豆冰》,是我期待已久的一部本地制作电影。追溯南洋情怀,集体回忆初恋的味道。阿牛初恋的味道就好像红豆冰那样,你的初恋是什么味道的呢?一部很难得的大马制作,获得很多知名本地歌手的支持参与演出,你们看了吗?其实,我很想看呢!可惜在美国的我,肯定没有机会观赏。网友说, 夏天回大马度假时买来看啦!我想,也惟有如此!



其实,看到这样一部电影,听到这样一首歌,还看到这样一篇博文,《恩轩至佳》 的《寸草心》。诗艳其实很想家,想马上回到爸妈身边。

2010年4月24日星期六

野地的花

喇叭水仙(Daffodil),是初春常见的一种草本花儿。美国人喜欢喇叭水仙,喜欢他亮丽的色彩,喜欢它典雅的形态,喜欢它耐寒抵热的习性。。更喜欢它不必怎样打理也能活得很精彩。于是,许多美国庭院的春天,都是喇叭水仙盛开。。


图片转载自:XoXoBabieTiger


图片转载自:TheGrowSpot.Com

然而,诗艳环视新家院子,却只见这一朵。。



在超市见到这可爱的喇叭水仙,诗艳忍不住带了两盆回家,准备栽种在院子的花圃。。

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耶稣说:"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。。。。"

我们见到美丽的花朵的时候,应该记得造它们的天父。上帝为它们穿上许多不同颜色的衣服。为什么花朵能穿上那么美好的衣裳?是它们自己努力做成的吗?不是。是它们很有钱,买来的吗?也不是。这些美丽的衣服是上帝给它们的,不用花一分钱。如果上帝能把花朵都照顾的这样好,祂更能把我们每一个人照顾得更好。所以,我们要欢喜快乐,赞美感谢上帝,因为祂的照顾真奇妙。

分享摘自:海天书楼《静思时刻365儿童灵修短篇》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触动人心的诗歌,美丽的花儿,令我更加相信:上帝深爱我们,祂无论何时何地都在看顾我们,倾听我们。。
《应当单单仰望主》,愿与大家共勉之。。

2010年4月20日星期二

我家的瓢虫

绿禾姐喜欢瓢虫,收集了许多瓢虫小饰物,却遗憾没有见过瓢虫。诗艳新家一带为农场地,种植了许多农作物,据说是瓢虫的乐园。我们还没有搬进来之前,窗户真的爬着好多瓢虫。现在,瓢虫大概给我们吓跑了,不过偶尔还会出现一两只。绿禾姐得知我家有瓢虫,对诗艳说:“飞去你家拍瓢虫?太贵了!如果有空,请拍几张照片给我们欣赏一下!这样比较经济,嘻嘻!”

为了绿禾姐,诗艳最近常和瓢虫打交道。这一只瓢虫一动也不动,已经没有生命气息。诗艳见它亮丽,就拿相机替它拍照留念。原来,瓢虫其实很小,只比白米大一点。诗艳对摄影没什么研究,拿着傻瓜相机尽了最大努力,这是最好的效果。



星期天,诗艳发现洗手间出现两只瓢虫,它们于是成为我的模特儿。不停爬动的瓢虫更难于拍摄,幸好它不大会飞,不然就得追着它“飞”。经过一番努力,终于成功把活生生的瓢虫呈献给大家。



活了半辈子,诗艳还是第一回细心观察瓢虫。忽然我发现,这几只瓢虫的颜色和斑点均不相同,也和印象中的瓢虫有异。因为想多认识它,所以上网络搜索,这才发现亮丽的瓢虫种类繁多。我们可以从它们的颜色上加以区别,有些是黄色,有些是桔色或红色,我们也可以根据它们的体型来区别,有些 体型瘦小,有些则较为粗壮。但识别它们的最好途径是通过它们身上的斑点,有些瓢虫有两个斑点,有些有9个,有些有12个,有些则一个也没有。可惜的是,网际网络的瓢虫图片多得是,却没有一只和我家瓢虫相似。因此,在网际网络研究了大半天,我还研究不出一个结果。其实我只想知道,我家瓢虫到底属于哪一种类?是益虫还是害虫?单单研究一种昆虫,已经让我头昏脑涨,眼花缭乱。其实,人类何其渺小,有谁能完全识透造物主的创造。。

2010年4月18日星期日

意外的惊喜

我们一家大小都爱吃水果,买下新房子之后,就已经决定在院子种植一些果树。正当我们计划:该种植什么果树?该种在那里?上帝给了我们许多意外的惊喜。这满树的白花,德希说是梨花,绿禾姐和沙崙老师却说像樱花。诗艳上网搜索,总觉得苹果花,梨花,樱花都长的差不多,实在分不清谁是谁。。



还没搞清楚小白花是什么花,院子又出现了满树的红白花。



小小的花儿,密密麻麻长满枝,不晓得又是什么花呢?



看看这些不知名的小花,看看院子一棵棵不知名的树木,诗艳不禁异想天开:也许,前屋主的想法和我们一样,种植了好些果树在院子,只是我们并不认识它。。



诗艳喜欢枫叶。。每年秋天,看着别人家红红黄黄的枫叶,总希望在自己院子种几棵枫树。现在,也不劳而获。今年秋天,我家将有红红黄黄的枫叶看了。。



诗艳喜欢杜鹃,特别是紫色杜鹃,还特地从旧家搬了一棵过来。万万没想到,前屋主的品味和诗艳差不多,前后院子都种了几棵紫色杜鹃。看来,诗艳心中所思所想,上帝都知道,也都替诗艳预备了,诗艳其实是白忙了。



因此,诗艳已经在感谢主;感谢祂为我们预备,并且超过我们所求所想。看过美丽的花朵,诗艳已经在期待秋天的来临,期待看枫叶,期待吃自己家的新鲜水果,。。感谢德希提醒,诗艳会记得 施肥,但愿我的期待不会落空。。嘻嘻!

2010年4月15日星期四

蓝天白花

蓝蓝的天,白白的花;诗艳看了满心欢喜,希望你们也喜欢。




新家的院子里,前屋主种植了好些树木花草。俗语有云,前人种树后人乘凉;诗艳期待的,却是前人种树后人享用(果实)。看着这满树的小白花,诗艳惊叹之余不禁暗自思量:不晓得这是什么花,但愿今年的秋天有自己家生产的新鲜水果吃。。

2010年4月14日星期三

鳥籠與耶穌的故事

德希的家看到一个小故事,蛮感动诗艳的。因此,将它转载在这里,愿你们喜欢。。

by: 仰&信

在新英格蘭的一個小鎮上,有一位名神父在復活節的早晨到教堂去主持彌撒的時候,手裏提著一個破舊的、鏽跡班駁的鳥籠。他走上聖壇,把鳥籠放在講臺上,教堂裏的弟兄姊妹們都愕然了。這時,神父緩緩開口講了他昨天的經歷。 

昨天他穿過鎮子的時候,迎面碰上個小男孩,手中就晃蕩著這個鳥籠。幾隻小鳥瑟縮在籠子裏,寒冷和恐懼使它們全身都在顫抖。他攔住那個男孩問道:“孩子,你手裏拿的是什麼呀?”
“只不過是幾隻上了年紀的野鳥。”男孩回答說。
“那你要把它們怎麼樣呢?”神父又問。
“帶回家去找點樂子。”他說,
“我要好好折騰它們,把它們弄得筋疲力盡,再一根根地拔掉它們的羽毛。我想這一定挺有意思。”
“但你遲早會玩兒厭了的,那時你又要怎麼處理這些小鳥呢?”
“啊,我養了幾隻貓。”男孩子怪笑著說,“它們可喜歡小鳥了。” 
神父沉默片刻,忽然說道:“我想買下這些小鳥,你開個價吧,孩子。”
“什麼?”男孩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 “得了吧,神父,您不會喜歡這些鳥的,它們只是些普普通通的野鳥,又老又笨又難看,叫聲也不好聽。”
“開個價吧。”神父又重複了一遍。男孩子懷疑地打量著神父,似乎在琢磨著他是不是瘋了,
“10美元,怎麼樣?” 神父立刻從衣袋裏掏出一張10美元的鈔票遞給他,男孩子扔下鳥籠興沖沖地跑了。
神父小心翼翼地提起籠子,向街心公園走去――那裏有一棵大樹,樹下是綠茵茵的草坪。他把鳥籠放在草坪上,打開籠門,輕輕地拍著柵欄,柔聲哄出籠中的小鳥,把它們放飛了。這就是鳥籠的由來。

然後,神父又講了另一個故事:有一天,耶穌碰上了剛剛從伊甸園回來的撒但。那魔鬼手中拎著一個以罪和死為柵欄的籠子,幸災樂禍地狂笑道:
“看哪,我把全世界的人都抓進這個籠子了!這些人都經不起我的試探和引誘,統統掉進了陷阱!整個兒世界的人都掉進去了!”
“那你要把他們怎麼樣呢?”耶穌問道。
“拿他們找點樂子啊!我要教他們怎樣玩弄感情、背信棄義,怎樣縱情聲色、沉淪墮落,怎樣彼此詆毀侮辱,怎樣相互仇恨;我還要教他們如何製造和發明各種致命的武器,訓練他們互相殘殺――這該多有意思啊!”
“然後呢?”耶穌又問。
啊哈!撒但狂傲地瞥了他一眼,“然後就把他們都殺掉!”
“我要買下這些人,你開個價吧。”耶穌平靜地說。
“得了吧!你不會喜歡這些人的,他們都壞透了,簡直是十惡不赦,而且全 都忘恩負義,你救他們,得到的報答只會是他們的仇恨!他們會對您你施盡淩辱唾駡,還會把你釘死在十字架上的!沒有誰會願意救贖這樣的罪人!”撒但嘲笑道。
“開個價吧。”耶穌仍舊平靜地重複道。
撒但的臉上露出陰森森的冷笑:“他們的贖價就是你的鮮血、眼淚和你的全部生命,怎麼樣?”
“成交吧。”耶穌無懼地回答。
然後,祂就付出了這贖價――這愛的贖價,祂付出了他的鮮血、眼淚和祂的全部生命。

神父講完這個故事,沒有再說什麼。他提起那個鳥籠,默默地走下了聖壇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注:这只是一个在网络流传的虚构小故事,并不是圣经记载的实情。然而,主耶稣的确为世人流了鲜血,牺牲了生命。因此,诗艳不禁想起这首《牺牲的爱》。

2010年4月12日星期一

小小花儿并不小

春天是百花齐放的季节,诗艳爱花,其实大花小花都不放过。这小而不显眼的花儿,是春天最早开花的其中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。它日开夜闭,生命其实非常短暂。虽然如此,我们却不能否定它的存在与价值。





天生我才必有用,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,必有他独特的作为。同样的,小小花儿虽然小,却也有着它独特的功用。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番红花(学名:Crocus sativus)又称藏红花、西红花,是一种鸢尾科番红花属的多年生花卉,也是一种常见的香料。是西南亚原生种,最早由希腊人人工栽培。主要分布在欧洲、 地中海及中亚等地,明朝时传入中国,《本草纲目》将它列入药物之类,中国浙江等地有种植。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材,具有强大的生理活性,其柱头在亚洲和欧洲作 为药用,有镇静、祛痰、解 痉作用,用于胃病、调经、麻疹、发热、黄胆、肝脾肿大等的治疗。


图文转载自:百度百科

2010年4月10日星期六

小教会大使命

我们的教会,《思道华人教会》其实很小很小,固定会友来来去去只有几个家庭。然而,王美霖牧师常说,我们的教会是特殊的,小小的教会却背负着大大的使命。每一年,都会有新的大学生来到我们的康州大学中文查经班。许多人在祖国没有听过福音,也没有机会接触圣经,他们在查经班认识神,进而接受主耶稣为他们的救主和生命的主。他们在这里决志受洗和接受栽培,完成学业后就带着新生命回家乡,成为他们家乡的光和盐。

感谢主,教会于复活节又有弟兄姐妹决志受洗。这次受洗的,是潘蕾姐妹和孙亮亮弟兄。

video

主耶稣常透過吃與人打成一片,我们教会也一向来很注重吃。一如往常,洗礼过后是团契聚餐。大家吃饱过后,就由受洗的弟兄姐妹分享他们的见证。



之后,王美霖牧师代表教会赠送圣经启导本给受洗的弟兄姐妹。



复活节,其实提醒我们:主基督复活了,并且至今还活着。基督徒的洗礼,却象征我们与基督联合,归入基督的死,和基督一同埋葬并且一同复活。。因此,诗艳在此祝福潘蕾姐妹和孙亮亮弟兄,祈愿他们一举一动都有新生的样式,正如拥有基督的复活生命。。

2010年4月7日星期三

新家院子

朋友们,我回来了!首先为你们带来的,是新家满树的不知名小黄花。回想3年前,初到美国的第一个春天,首先吸引我的就是这满树的黄。起初,我们还以为它是一棵黄叶植物,后来才发现是一场美丽的误会。我很喜欢这满树的黄,于是在旧家插枝栽种了三棵。可惜,我浇水施肥看着它长大,还来不及看它开花,却已经要和它道再见。搬离旧家的时候,其实很不舍得它,真想把它也搬过来。但,上帝知道我的心意,也成就一切超过我所求所想,祂竟然用这满树的小黄花来迎接我。感恩!




除此,迎接我们的,还有3棵紫色花儿盛开的小杜鹃,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花儿。可惜,这几棵树好像营养不良,叶子颜色不是常见的绿,花也开得不漂亮。看来,要看漂亮的杜鹃,今年得多花费心思好好打理。



新家的院子大,其实种植了许多不知名的花草树木,好像还有玫瑰呢!所以,爱花的朋友,相信你们陆续会有花儿看。可惜的是,这里的郁金香,我看着它发芽长大,却没有机会看它开花。因为,花苞都在开花之前给小动物吃了。。我们的草地,去年的死草还没有处理好,结果青草长不好。看来要有美丽的青青草原,我们就必须劳动劳动了。




这个小凤车下面,其实是水井!至于小水井下面是什么,我还没搞清楚。不知道你们相不相信:在美国这样发达的国家,还有人食用井水。以前我不相信,现在不得不信,因为我们的新家其实没有自来水供应。现在,我们日常食用的,就是来自地下的井水。还好的是,此井非彼井,我们并不需打水。



我们的新家,其实处在比较低的地区。邻居的后院排水系统不好,一雨就成灾,水往低流就流过我家前院。幸好,前屋主用心建了这小桥流水和排水系统,我家前院才不至于变池塘。。



也许,旧屋主爱篮球,可惜我家孩子并不爱。。



这条长长的路,其实是我们的私人地段。于是,孩子每天必须步行到尽头的大路旁,去等候校车。

Blogger template 'WateryWall'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