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20日星期四

老同学相见欢

我的朋友,贵精不贵多。熟悉我的朋友会知道,虽然我有时对人冷冰冰的,却是珍惜朋友的人。8月4日那天在槟城打了个电话给当年在《北方大学》出生入死的同房,殷翠蓉。女强人如她知道我午餐之后就离开,竟然二话不说就马上邀我吃午餐,然后就马上驾着车过来载我。我当然好感动啦!不过给她骂了:为什么每年回来都没有联络她?嘻嘻!原来最后一次联络她,已经是来美国之前的事了。不想为自己找借口,我承认过往的自己其实很怕也很懒见人,却很喜欢躲在自己的世界里面。还好,今天的我终于愿意走出自己的世界,见见新朋旧友。其实,是上帝改变了我的心思意念;也许,比较熟悉我的朋友会看到我的转变。

来去匆匆来不及拍照留恋,就让你们看看大学时期年轻的我们。



赖彩文,是初中时期的老同学了。曾经一起坐校车上学,也一起上课,应该算是我生命中最初的基督徒同学吧!由于毕业后我们都在怡保,也住得蛮靠近,信仰也一样,她大概就是唯一一位不曾和我失去联络的初中同学吧!




老同学,谢谢你们,愿上帝的恩典与慈爱常与你们同在!

11 comments:

键轩惠馆

和老同学见面,当年相识相知的情景应该历历在目吧~

Calven 烤蚊

哈哈,你们认识了多少年了啊?

Sceptics 不肖生

你们可能是UUM 的开校,最早期学生...??pioneer students

恩轩至佳

哇,初中同学。。那岂不是变成忘年之交了! 看来你还有很多场会面记还没播上来哦! 等着你!

marytance

能和久未谋面的老同学相见欢真是值得感恩的一件事。
好奇问一下:UUM是哪一年建校的?

珠英

难得老朋友见面,你们一定是有说不完的话了...

彩文

真高兴这次能见到你们。

诗艳

键轩惠娘,
嘻嘻!现在依旧相识相知啊!只是少联络。不过,当年同学都埋头苦读,我们两条懒虫却抱头大睡的情景却真的历历在目。

Calven,
初中同学已经认识二三十年了,大学同学也有近二十年。告诉你我也不怕,我四十了,哈哈!

Sceptics,
你不是南马人吗?对UUM也这样熟悉!你讲得对,我们是当年那还在兴建中的UUM的先锋队!当年的苦况,我们是很辛苦熬过来的,所以说《出生入死》。这造就了今天这个勇敢的我!嘻嘻!不要告诉我,你是我的同学哦!世界,不会真的这么小吧!

恩轩至佳,
我很长情的,嘻嘻!不多不多,还有一场家庭聚会和一场老笔友相逢吧!有些聚会没有拍到照片也就没有写了。

marytance,
UUM的校舍在1990年启用,而我们就是UUM校舍启用那一年的第一批新生。不过,我们并不是UUM第一批学生,因为学长们在校舍没有建好之前曾经在Jitra上课。据UUM官方网站,UUM成立于1984年。

珠英,
嘻嘻!我其实是少话一族,通常只会当听众,所以我们的聚会不会像巴刹。有机会的话,你会见识到我的沉默。。仰秋,就曾经见识过!

彩文,
幸好来得及在最后一天相见。谢谢你们丰富的点心爱心早餐。。

安哥爵

多年后还能相见,那真要感恩.

Sceptics 不肖生

我是KL 人,不过,同时活跃在新山...

我毕业于NUS...

诗艳

安哥爵,
我感恩!可惜没有见到你。

Sceptics,
我想知道更多。。嘻嘻!

Blogger template 'WateryWall'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